我很喜歡一種奶酒,濃郁的奶香襯著微微的酒味
加到咖啡裡尤其適合。

冬天的時候,從頭冷到腳
泡一杯黑咖啡,倒入一小杯奶酒,天旋地轉之間什麼都對了。

我喜歡梅子的味道,酸、甜、鹹,酸梅汁或各種酸梅製品我都愛
但梅酒我卻無福消受。
為了要吃到靜靜沈在綠色瓶子底部的那顆脆梅
得先一口一口啜飲對我來說有點太濃的梅酒,而且嚴格說起來脆梅並不是我最愛的梅子

我沒有酒膽,也沒有酒量,甚至還對酒裡某種成分過敏
只留有一些貪戀香甜的孩子氣,所以被香檳和氣泡酒迷惑
沒有慢慢喝,一小杯11%的香檳就讓我滿臉通紅


我喜歡某些餐廳裡,某種紅茶的味道
茶色像暗一點的瑪瑙,清澈而通透
冰涼地喝,不加糖也清冽爽口,沒有明顯的茶香,但在喉間留下淡雅的餘韻
後來我知道那叫錫蘭紅茶。


前一天沒睡飽的關係,就得喝一杯熱咖啡振奮精神
桌子上一疊又一疊的白紙黑數字,一點一點在壓榨我的腦
從香味開始飄出,就有安定情緒的效果
黑咖啡,或者加一點巧克力粉或糖,好像一把梳子熱騰騰地梳理了我的思緒

創作者介紹

深白色。戀物

WhiteEl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ef
  • 抹茶拿鐵被你遺忘了嗎?
  • 說的好耶,可能我在辦公室比較少喝
    所以就忘了。
    說起來還要感謝你上次深夜的咖啡~哈哈

    WhiteElva 於 2009/08/27 14:3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