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奇的婚禮上遇到國小同學槿
我是收禮、她是總召(她自稱是打雜)

同校、應該沒有同班過,終究是一個腦海裡的熟面孔,一見面很快就熱絡起來了

奇在婚禮前幾週找上我,帶著快哭的語調請我幫他收禮
「蛤???收禮?我??」有種如臨大敵的感覺
可是我從來沒收過耶,萬一收錯了、收漏了,出了什麼差錯怎辦呀....我莫名地焦慮起來
「可是我找不到別人啦!」奇聽起來很是苦惱

沒聽到她消息的這陣子,我以為她朋友那麼多、一切進行地很順利
也沒打電話關心她,看來是我太放心了

「好啦,我又沒說不要....收禮可是件大事耶,堪稱婚宴上重要的事項前幾名之一....」
(我的自以為,事實上我認為僅次於新人,辦個婚禮除了給新人祝賀,其次就是要收好賀儀嘛)
腦海中迅速翻找,之前在討論區看到的相關收禮注意事項
「你要準備好禮金簿、簽字筆、謝卡回條、還有空的紅包袋....」(我少交代了剪刀跟計算機)
奇也煞有介事地拿紙筆記下了

婚宴在中午,奇交代我11點到,結果我遲到了XD
唉呀,我已經好幾個月早上沒睡飽過了,難得一個週末九點多起來不為過吧
孰知假睫毛硬是戴不好,新買的前短後長的洋娃娃款式不適合我,襯得我兩邊本來就不同的眼型更明顯
急忙扯掉換上原本的。

拉著一路晃晃悠悠的老公,10:50 在捷運上我打給奇報備一下
響了一會之後,果然是新娘子本人接的,完全不放心假手他人的個性
她叫我慢慢來(大約也是不好意思催趕我)
再轉個捷運,快到目的地時已經11:15了,買杯珍珠奶茶再進去(我是不是很白目)
可是才11點多應該賓客還不會很多的吧,而且得一路餓到開席,墊墊肚子不為過吧XD

總算一路衝撞到新娘房前,打開門曳著白紗、梳著公主包頭的奇好美呀
雖然她快急壞了XD
我一個箭步向前請老公先幫我拍張合照
新娘子焦急地說:「已經有賓客來了,先去收禮啦!」
「不行啊,現在不拍等等沒機會拍到白紗了!」我很堅持

事後證明我的小任性是對的
紅包慢點收不會不見嘛,而且當時才11:30、只來了一個要給紅包的賓客呀....
最後還不是熬到1點才開席

平常背的包包之外,我特地準備了新買的porter包要裝錢
不得不說實在很不襯我的羊毛洋裝,但我今天的任務就是要把錢收好
才想到,收禮還要自備包包嗎?奇借我她的包包、我收好直接連包給女方家人,這樣不是很順
這個呆呆的新娘....本來還說我收好連包先借她,她之後再還我咧
另外還準備一個牛皮紙袋以備不時之需。

奇安排了個年輕正妹給我當助手
隔壁男方收禮是兩位看起來很不好惹的歐巴桑姊姊級人物,聽說是新郎的同事
事實上也真的很不好惹,還好我氣勢不輸人--槿說的,不是我說的(撥瀏海)

然後就見槿滿場跑,在醫院工作的她看起來是種令人放心的溫暖和幹練
像學生一樣的短髮,秀氣的眼鏡,有點男孩子氣的短裙

賓客紛沓而至,初次站上收禮台的我有點緊張
但我很快地摸清了局勢,請正妹幫忙收禮,我專注地低頭算錢跟寫禮金簿
久久才得空抬頭一次,喝口飲料。
雖然是為了墊肚子,以後重要場合還是不要買加珍珠的,還要嚼如果要開口就有點囧

忙碌的時間過得很快,禮金簿還沒寫到一百號,新郎新娘經過我們眼前,準備要入席了
我還在算錢。突然恍然大悟我今天是工作人員,根本就不是賓客嘛XD
該收的賀儀都收了,很甘願地把禮金簿寫好,鈔票整好,去櫃臺借了點鈔機點點好
裝進預備好的牛皮紙袋,再塞進porter包裡。
老公頻頻來看我工作得怎麼樣,他自己在會場裡應該很無聊
弄好之後就抱著包包跟老公一起入席,奇安排我坐在主桌旁的至親桌(好大的面子),已經出了三道菜

階段性任務完成,我鬆口氣開始吃吃喝喝,接著開始物色要把錢交給誰
就是因為女方親戚少才找我幫忙,我去問了奇的媽媽,我認識奇之後就認識她媽媽了
伯母今天的造型也好高雅呀,很美~總是舊識,看到伯母有種像看到自家長輩一樣的親切感。
伯母說她沒地方放,就先放我這吧。於是我得呆到最後,連送客我都不用去拿糖果了....

老公還有事就先走了,我就安心地繼續吃、等喜宴結束

新人敬酒、新娘丟捧花、還玩了現場單身男女的配對遊戲,
白紗進場我沒看到,看到奇穿著禮服再次進場的時候,我感動地濕了眼眶


最後上了水果跟甜湯,新郎新娘也就送客位置
伯母突然來找我,「Elva 來,我們去點一下男方的禮金」
什麼呀?這是哪招?男方沒人可以幫忙嗎?
而且我對面還坐著新娘的姊姊,雖然她帶著小孩和老公....

跟餐廳借的另一台點鈔機不堪用,最後只好通通用手點
躲在新娘房,我跟伯母細細算著那疊禮金,對面坐著稍早收禮台上兩位看起來不好惹的姊姊
遮騰半天終於把禮金點好了。我後來才想到光點禮金,都沒有把禮金簿的明細全部加起來對照
是說手邊錢就那麼多,加起來兩邊數字不對也沒輒XD

在點錢中間新娘子回來了,已經送完客了嗎?
等我全部點完再抬頭,奇已經換好便服了
看吧!我如果一開始沒厚著臉皮硬要先拍照,今天就落空了啦

槿突然出現,催促大家把東西整理好,該拿上車了
我把錢交給新郎讓槿陪著他去結帳
把新娘房裡自己的東西都帶走,新人、伯母、新秘、其他朋友....

最後剩下槿跟我還有跟我一起收禮的年輕正妹欣

已經快四點了,三個人踱下樓,我吐了一口長長的氣說:「好累喔,我覺得應該要有工作人員慶功趴」
但是我覺得好好玩,大概是我很久沒有這樣專注地忙碌了
而且可惜的是我這麼要好親近的朋友不多、姊妹也不多,要幫忙的機會大概很少
經過樓下的星巴克,槿突然說:「真的大家都辛苦了耶,那我們喝咖啡犒賞一下自己!」
欣說她飽得要命。
這種湊熱鬧的活兒我一定遵命的,槿說她要請客,那也好,之後我回請他就成了再次見面的理由
還在星巴克不停地拍照留念,好好笑

拿著熱咖啡,三個人走在公館的人行道上,頭頂上的樹葉紅紅黃黃的
我笑著說:「像不像慾望城市的場景」
是啊,而且我已經N久沒有這樣悠閒地午後散步

欣還有事先走了,我跟槿都沒事,不知不覺話匣子就打開了,聊個不停
大概是有一樣的成長背景,聊得非常投機,就我記憶所及,這應該是國小畢業之後的第一次說話吧

漸漸地天色暗了,也慢慢變冷,我們一起去坐捷運回家
「我會再約妳」她笑著丟下一句話,瀟灑地下車了

不知道奇的新生活有沒有什麼不同呢....

創作者介紹

深白色。戀物

WhiteEl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